赵世炎与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

2019-03-16    作者:沈国凡

  

    

图像

赵世炎,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马克思主义的早期传播者,中国工人运动着名领袖,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主要领导人之一,上海工人武装纠察队总司令,牺牲时年仅二十六岁。
  
  
  
  立刻举行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
    
  1927年2月23日下午7时,中共中央和中共江浙区委召开紧急会议,成立了由陈独秀、罗亦农、赵世炎、汪寿华、周恩来、彭述之等组成的“特别委员会”,指导当前的暴动工作 ,并组织了以周恩来、赵世炎、顾昌颐、顾顺章等参加的特别军委 ,具体负责上海工人武装起义的军事工作 。
  2月24日下午9时,“特委会”召开会议,决定派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书记周恩来到上海 ,同罗亦农、赵世炎、汪寿华一起,组织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 。
  赵世炎与中央军委派来领导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周恩来早在法国时就认识,两个人见面后都有些激动。周恩来与赵世炎不由回忆起在法国时的情境 ,并表示,“我们这些人,既然是自动搞起这个党来,就一定要热爱她,要自觉地为此献身。因为谁也没有请我们,除了马克思、列宁的书以外,谁也没有指点我们。”
  3月20日傍晚,北伐军长驱直入,一举攻占了上海近郊龙华。驻守上海的鲁系军阀毕庶澄的三千士兵军心动摇 ,两千警察已无斗志。上海工人和市民群众的革命热情非常高涨。中共江浙区委认为发动武装起义 ,推翻军阀统治的空前有利时机已经成熟。
  3月21日早晨8点,中共江浙区委召集各部委书记开紧急会议。会议开得很短促,罗亦农代表中共江浙区委宣布:“立刻举行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目前,我们共有工会会员二十八万九千多人。工人纠察队员五千人,总工会已准备好命令,全市工人中午12点总同盟罢工,下午1点开始军事行动!”
  接着,赵世炎对这次工人暴动的具体方案作出四点指示 :一、3月21日正午12时,在各业各厂内宣布第二次总罢工,开始第三次武装起义;二、在罢工后一小时内,将工人纠察队与罢工群众由租界调集到闸北 ,在预定的集合处集合;三、集合后立即按照计划,对目的地警署与军队驻所采取行动;四、起义胜利后,立即成立各区的市民代表会议。
  散会后赵世炎对妻子夏之栩说:“你赶快回家去一趟 ,通知娘娘(赵世炎岳母夏娘娘)一声,我们今晚都不能回去了 ,战斗何时结束何时回家,免得她老人家记挂!”他一直目送着妻子的背影消失在街上的人海中之后 ,才朝闸北总指挥部走去。
  
  
  
  
  一场铺天盖地的革命风暴,顿时席卷了整个上海
  
  
  闸北宝山路南端的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总指挥部 ,是王若飞的母亲黄固贞和女儿冬梅住过的那间房子。起义前,赵世炎和王若飞便动员黄固贞搬家住进法租界,王若飞被派去负责南市的工人武装起义 。
  根据中共中央“特委”会议精神,中共江浙区委决定,周恩来、赵世炎负责总指挥部,指挥整个起义的武装斗争,罗亦农留区委负责各部委及各地的联系 ;汪寿华负责第二次全市总同盟罢工。
  很快,各地纠察队长接到通知,先后赶到总指挥部待命 。赵世炎与周恩来再次面对地图 ,对一些细节进行了研究 ,最后由赵世炎下达命令:“同志们,这次武装起义,因为敌人所在地的势力强弱不等,广大的淞沪区域,有帝国主义的租界横贯其中 ,为了作战方便,全市共分为南市、虹口、浦东、吴淞、沪西、闸北、沪东七个区,从敌人部署的兵力来看,南市和闸北较强,其中又以闸北兵力最雄厚,是我们这次武装起义重点打击的目标 ,也是最难攻的一个敌人据点。敌人在闸北的据点有二十余处 ,我们工人纠察队攻击的重点在北火车站、湖州会馆、东方图书馆、五区(警察)总署、广东街(警察)分署和中华新路警察分所。各区在结束战斗后,都必须迅速支援闸北。南市王若飞、沪西佘立亚、闸北郭伯和……你们各地之间要相互配合好,有情况随时报告总指挥部。”
  接着,周恩来宣布中央军委的决定:“经中央军委决定:赵世炎同志担任上海武装工人纠察队总队长兼第一大队队长,全权负责各武装纠察队的调动和战斗中的军事指挥。我们上海工人阶级,经过第一次和第二次武装起义的实践,一定有勇气争取第三次武装起义的胜利!”
  十分简短的战斗动员和部署就这样结束了,各纠察队长根据周恩来和赵世炎的指示 ,赶着回去作战斗准备。赵世炎让杨树浦发电厂工人纠察队大队长钱剑石留下,单独向他交待了一项任务:“我向你交待一项特殊的任务,起义一开始,你就想法停止供电,造成全市一片黑暗,我们再一个一个地收拾敌人 。同时把厂外的铁轨给拆了 ,让敌人的援兵进不去。”
  1927年3月21日中午12时,当海关的大钟敲响的时候,一场铺天盖地的革命风暴 ,顿时席卷了整个上海。遵照上海总工会的总同盟罢工命令,各工厂、商店、手工作坊、车站、码头……全上海八十万工人全部行动起来,人流涌上大街,拥向预定的集合地点,高亢的歌声和口号声震天动地。
  在闸北的总指挥部,总指挥周恩来和副总指挥赵世炎 ,以及中共江浙区委书记罗亦农 ,都迅速戴上上海工人纠察队的红袖章。赵世炎以总指挥部的名义 ,向各纠察大队发出了命令 :在一小时内,七个区同时发动武装起义。各地接到命令,武装纠察队立即按照原定计划,对各警察局、各兵营与军队驻地开始行动。
  所有租界中的工人群众 ,全部集合到华界。工人武装在前,广大群众在后。巷战开始了,连续不断的枪炮声与群众的口号声,立刻震动了全城各地 。铁路被截断,电话局被占领,电报局接着也被占领,电灯线被剪断,自来水也被截断了……徒手的工人群众,逐渐夺得武器武装了自己。敌人被包围了,大小警署的门前扔出了枪械;在敌人的军队中,出现以竹竿系手巾的白旗,以示向工人纠察队投降 。在顽固抵抗的敌人营垒的四周街市中,住户居民拿出木板、砖头、麻袋等筑起障碍物。小饭店与大饼店的伙计紧急行动起来 ,赶做馒头和各种食物,由臂戴红袖章的男女输送队,往来输送给前线的纠察队员们。臂戴红十字的男女济难队队员,往来于战线前后,将死者与伤者抬过市巷。至此,城市暴动的巷战的局势,便在各区形成。
  
  
  
  组织力量拔掉三颗“钉子”
  
  
  在1927年4月6日的《向导》(第193期)杂志上,发表了赵世炎《上海工人三月暴动纪实》一文,真实地记录了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战况 ,其中对王若飞领导的南市武装起义作了这样的记录:“王若飞和工人纠察队的其他负责人策划 ,先派5名工人纠察队队员潜入兵营。当这5名勇士在手持武器的300多名敌人中举起手榴弹时,敌人慌作一团,立即缴械投降。工人纠察队当场缴获 100多支步枪,20多挺轻重机枪和成箱的手榴弹。”
  然而,垂死的敌军仍拼命抵抗,最后的激战,便集中于三颗“钉子”——闸北、东方图书馆和天通庵车站。周、赵二人商量,留下周恩来在总指挥部指挥全局,赵世炎于下午两点离开总指挥部,前往沪东纠察队的战斗地区,组织力量拔掉这三颗“钉子”。
  赵世炎率领其他各区的武装纠察队立刻对以上三个敌人据点进行了包围。22日下午6时,赵世炎指挥英勇的上海工人阶级,经过两天一夜的浴血奋战,终于拔掉了敌军的最后三个据点,占领了北火车站。工人纠察队员纷纷跳出街垒 ,数十万工人群众聚在北火车站的广场上高兴地欢呼:我们工人胜利了!
  至此,上海工人阶级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依靠自己的力量,用一百五十支破枪,七颗炸弹,血战了三十多个小时,全部消灭了三千直鲁军和两千警察 ,夺取了大上海,在中国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图片说明:赵世炎;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时的闸北工人武装(工人纠察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