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瓷蜡烛盘的来历

2019-04-04    作者:李德复

  

    这是一个白质细瓷的蜡烛盘,一片宽阔的梧桐树叶托着一个金丝镶边的烟斗。素雅平淡的蜡烛盘,似乎不太引人注目。然而它却记载着一个不寻常的故事。70多年前,在苦难深重的中国大地上,在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里,一位普通中国医生冒着生命危险,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营救了曾任北平燕京大学校长,后任美国驻华大使的司徒雷登先生。
  事情回到1941年6月的一个傍晚,曾留日学医,在南京中央医院任内科副主任的王寒碧医生刚下班回家,正坐在靠近秦淮河边的致和街家里休息。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一个大汉闯了进来,塞给王寒碧一张纸条,神色紧张地说:“是郑先生派我来的。”说完就匆匆离去。王寒碧把手中的纸条打开一看,才知道是美国朋友司徒雷登因同情和支持中国的抗战 ,秘密带着随从来南京,利用金陵基督教会的名义,收集侵华日军在南京犯下的暴行,进行反法西斯斗争。不料,当天下午在太平路礼拜教堂里被汉奸发现 ,秘密报告给驻在大行宫的日本宪兵队。等日本兵赶来,双方在大东酒店门前相遇,拔枪打了起来。仓促中,司徒雷登逃进不远处的邀贵井巷子由中国红十字会创办的难民收容所里。日本兵由于不熟悉地形,忙着调兵遣将,封锁收容所附近的大小巷口,正准备挨家挨户搜捕司徒雷登,写这纸条的是一位姓郑的先生,他不敢贸然行动,想起曾替自己看过病、住在离邀贵井仅隔一个太平中学的致和街巷里的王寒碧,于是派人送信给王寒碧,“希望王医生帮助营救美国朋友。”
  王寒碧冒着生命危险 ,抢先找到仅有一面之交的司徒雷登,趁着暮色,在日军和汉奸的联合搜捕之前,把司徒雷登接到自己家中,藏在小阁楼上达五天五夜之久。而正巧负责搜捕的日本宪兵队渡边队长和日本司令部的铃木少佐是王寒碧留日学医时同窗知交的家传弟子。师教身份的王寒碧利用这层关系 ,与自己的小妹路兰合力 ,凭着中国人的刚直、善良、勇敢和智慧,大胆地利用日本鬼子的飞机 ,帮助司徒雷登逃出了日寇搜捕的虎口而脱险。
  抗战胜利后,司徒雷登几次试图报答王医生的救命之恩 ,都被王医生谢绝了。在王寒碧小妹路兰的启示下,司徒雷登别出心裁地把一个刻有自己劫难日期的蜡烛瓷盘送给王医生 ,以示不忘与中国人民患难之交的友谊。从此,这个象征和平、寄寓光明的蜡烛盘留在了那座司徒雷登藏身过的小阁楼上。
  王寒碧又名王甘霖,是上海松江人,1932年上海爆发“一·二八”抗战,他曾参加过抢救伤员的工作。抗战胜利以后,他因不满国民党的腐败统治而辞职回家,自己开医疗诊所行医。1963年11月因病在南京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