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亲笔修改评弹唱词

2019-04-13    作者:汤雄

  

    

图像

留有他亲笔修改痕迹的弹词唱篇
  1960年至1965年,具有几百年悠久历史的地方曲艺苏州评弹,遇到了极“左”思潮的冲击,它被贬为“俚语艳曲”与“封建残余”,在江苏、浙江与上海的文艺界受到了猛烈的冲击。然而,始终坚信“地方曲艺是我们民族文艺的优秀传统表现之一 ”的国务院副总理陈云 ,在百忙中抽出时间,亲自关注与参与了对一批已被内定为“封资修尾巴”的传统剧目的把关,并不惜亲自动手修改唱本,以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尽力保护下这一门广为传唱了数百年、深为群众喜闻乐见的传统地方曲艺。
  浙江嘉善文史专家金身强 ,藏有陈云副总理当年抄录王月仙唱本《剑阁闻铃》《密室相会》的手迹,从手迹上,可以见到陈云在上面作了很多改动。
  这批评弹的珍贵资料 ,是原上海电台台务委员何占春提供的。1959年起,他长期为陈云提供评弹节目。这批资料共有两百件左右,有评弹研究专家上海吴宗锡、苏州周良等书信,陈云秘书的来信、陈云致何占春信札复印件、何占春关于评弹的手稿,与陈云交往的日记等,内容丰富。其中有三页陈云手稿 ,内容分别是评弹《剑阁闻铃》和《密室相会》,都是王月仙唱的。《剑阁闻铃》陈云在抄录后,又用铅笔作了改动。
  《剑阁闻铃》手迹,钢笔字迹,用红、黑两色铅笔修改。经比对陈云其他手迹,陈云纪念馆馆长马继奋鉴定,确定为陈云60年代初手迹。《剑阁闻铃》,清代韩小窗所作。描写唐明皇避安史之乱,不得已在马隗坡赐死杨玉环以后,继续入蜀。西行途中夜宿剑阁,在冷雨凄风伴随叮咚作响的檐铃声中,思念惨死马嵬坡的爱妃杨玉环,一夜未眠到天明的情景。后人改编成评弹唱本,广为传唱。评弹《剑阁闻铃》有多个唱本,分别由马如飞、蒋月泉、杨振雄、杨振言等改编。
  在这两页唱本上的两种笔迹上不难可以看出,陈云对王月仙《剑阁闻铃》唱本进行了改编,他把“风流天子情难尽”改为“逍遥马坐唐天子,龙泪纷纷泣玉人”,是参考了杨振言版本。用对比的手法,增强了唐明皇在马嵬坡失去杨玉环后,逍遥天子不逍遥,龙泪纷纷泣玉人的悲剧气氛。另外几处陈云还加入自己的想法,将唱本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他有过文学创作的实践
  少年陈云学业优秀,天资聪颖。他记性好,在私塾启蒙阶段就能把《古文观止》的名篇倒背如流。他酷爱评弹,一个个人间悲欢离合的民间故事,滋养着他的文思情感。在商务印书馆,他如饥似渴地学习,积累了渊博的学识,将那里“全部‘童话’‘旧小说’‘少年丛书’都看了”。在领导农民暴动中,他把《三国演义》《水浒传》《七侠五义》中的故事用在开展宣传活动中。他有深厚的文学素养根底,有进行文学创作的基础。
  陈云的文学创作才能在上个世纪30年代广为传颂的《随军西行见闻录》和《一个深晚》两篇作品中已得到了体现。
  《随军西行见闻录》是陈云在莫斯科期间,假托一个被红军俘虏的国民党军医“廉臣”的口吻,向世人第一次生动记述红军长征的纪实文学作品。作品三万多字,1935年9月在莫斯科出版单行本,次年在国内出版不同版本。1985年,此作在《红旗》杂志公开发表。
  这部作品文笔优美、刻画细腻、情节生动。它栩栩如生地描绘了毛泽东、朱德以及一批红军将领的生动形象;用幽默讽刺的手法写成一段段红军与当地反动派斗争的“趣事”,红军的机智、乐观与敌方的无能、懦弱形成鲜明的对比;以饱满的笔触,描绘了充满奇异民族风情的西南风土画卷,引人入胜,感人至深。对毛泽东,陈云在文中描写道:“似乎一介书生,常衣灰布学生装,暇时手执唐诗,极善辞令。我为之诊病时,招待极谦。”而朱德“一望而知为武人,年将五十,身衣灰布军装,虽患疟疾,但仍力疾办公,状甚忙碌。我入室为之诊病时,仍在执笔批阅军报。见我到,方搁笔。人亦和气,且言谈间毫无傲慢”。寥寥数笔,将毛泽东的睿智谦和、朱德的威武勤政生动地传达给读者。这部作品传播广泛,影响很大,成为不少热血青年走上革命道路的动力。
  陈云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中唯一和鲁迅有过当面接触的领导人 。他对鲁迅推崇备至。在上海地下党工作时期,身为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总工会党团书记的陈云,受党组织委托,为 将瞿秋白、杨之华从鲁迅家中接出转移到别处,曾同鲁迅有过短暂的见面。
  1936年10月鲁迅病逝后,时在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工作的陈云很为悲痛,《一个深晚》就是他为悼念鲁迅而记述那次会面的优美散文。文章不长,发表在《救国时报》第64期上,署名“史平”。短短1600多字,深情饱满,笔调质朴,娓娓道来,白色恐怖下的紧张气氛与鲁迅的温和关切、庄重忧虑形成鲜明对比,人物形象跃然纸上:“当我读了报纸上鲁迅病卒的消息时,我脑子里一阵轰轰的声音,坐在椅子上呆呆的出神了几分钟 ,那身穿灰布棉袍、庄严而带着忧愁脸色的鲁迅立刻在我脑子里出现 ,似乎他还在对我说:‘深晚路上方便吗?’”
  此文于1980年5月3日在《人民日报》再次刊登。
  陈云还创作过其他文学作品。1941年11月17日《解放日报》发表了他的纪实小说《青抗先摸鬼子》,作品细致地描写了晋察冀九位青年抗日先锋队员 ,深夜到定县火车站消灭7个日寇、夺取武器弹药的故事。作品文笔流畅、情节生动,热情歌颂了敌占区人民不屈不挠 、英勇善战的事迹。从这篇小说中,也不难可以看出陈云深受苏州评弹文学创作技巧的影响。
  “要向陈云同志行‘九叩之礼’才可以代表我们的心情”读书伴随着陈云的革命生涯。在延安时,环境相对稳定,他把读书看作是共产党员的责任,在毛泽东的启发和建议下,再次认真研读马列着作和毛泽东的着作。他以革命家的风范组织了学习小组,一本一本地读原着,并请人辅导,进行讨论,共同提高。学习小组从1938年至1942年坚持了整整5年。
  读书是陈云的精神支柱。“文革”期间下放到江西“蹲点”,他把可支配的时间都用来读书 ,经常废寝忘食。孩子们探望他时,他说得最多的是读书问题。他组织了家庭学习小组 ,传授读书方法。赋闲期间,他读完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阅读了《列宁全集》《斯大林文集》《资本论》《毛泽东选集》《鲁迅全集》等。
  陈云是读书人,读书人自然很爱书。除了马列经典着作外,陈云也喜爱中国古籍。晚年时,他推动中国古籍的整理工作 。青年时,他就曾特意到江南藏书楼文澜阁,去看那里保存的一部完整的乾隆年间手抄《四库全书》。半个世纪后的1977年5月中旬,他又专程去看这部古籍。看到历经沧桑依旧保存完整的典籍,陈云觉得应该抢救性地找一些老人对它们进行圈点,以利当代年青人学习继承。
  1981年四、五月份,陈云接到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老师们给他的要求恢复并扩大招生的信。接信后,他立即派秘书到北大听取教师们的意见,同时打电话给中华书局,了解古籍整理的相关情况。经过充分的调查研究和反复思考,陈云提出:“要办好整理古籍这件事,尽管国家现在有困难,也要花点钱,并编制一个经费概算,以支持这项事业。”“组成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提出一个为期三十年的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古典文献专业,要适当扩大规模。”9月17日,经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讨论同意 ,陈云的这些意见以《中共中央关于整理我国古籍的指示 》下发执行。古籍整理出版工作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武汉大学黄焯教授说“要向陈云同志行‘九叩之礼’才可以代表我们的心情”。
  图片说明:
  一九三五年陈云创作的《随军西行见闻录》一书
  留有陈云亲笔修改痕迹的《密室相会》弹词唱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