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评弹艺术家陈希安

2019-04-11    作者:祝天泽

  

    有位哲学家说过:那些晚年还在奋斗的人,他们的人生更闪耀着光芒。而着名评弹艺术家陈希安就是这样一位晚年还在孜孜以求、值得人们敬重的人。退休30余年来,努力、奋斗、付出一直是他的主旋律。
  年已九旬的陈希安,去年7月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以91高龄与老演员庄凤珠搭档在电台主持了第 1800期星期书会节目。这档节目回顾了过去播出的一些内容,对一些主要演员的演出风格作了客观、公正的评介。有的朋友闻讯后说:陈老,你如此高龄还能主持节目,这在中国评弹界是绝无仅有的。
  翻开陈希安的履历,闪光和荣耀贯穿他的人生。他14岁开始学评弹,师从《珍珠塔》塔王沈俭安。1946年与人合作演出《珍珠塔》,名闻天下。他是上海评弹团最早的 18名演员之一,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党员,曾出任上海评弹团副团长。长篇有《荆钗记》《陈圆圆》《打渔杀家》《党的女儿》《年青的一代》,中篇有《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王孝和》《林冲》等。现为国家评弹非遗文化项目传承人。他的学生有高博文、郑缨等人。
  退休后陈希安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是传艺带徒,用他的话说“评弹必须后继有人”。夏天冒着炎炎烈日,冬天迎着凛冽寒风,古稀之年的陈希安踩着自行车每周一次到莲花路上上海戏剧学院评弹班为学员们上课。陈希安讲课内容很广泛,有评弹的起源与各种流派,经典片断的分析,个人演出风格的介绍等,有时还结合自己演的《珍珠塔》畅谈体会。他还把部分学员带至上海评弹团为他们“开小灶”,有的唱段往往要教上三四十遍,才能使他们熟练地掌握。他总是不厌其烦地教,毫无怨言。这些学员毕业后不少人分配到上海评弹团工作,谈起陈老师的授课,他们一致予以好评:内容丰富,深入浅出,听得懂记得牢。
  评弹在广大群众中的普及,也是陈希安的一项重要建树。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起,陈希安就参与了电台星期书会主持工作。这档节目为时一个小时,内容涵盖面甚广,有评弹的流派、经典作品介绍,各位艺人演唱特点与技巧,传承与创新等。30多年来他主持了1000多期,颇受广大听众的好评。节目播出后,常会收到一些听众的来信,有的询问《珍珠塔》里的典故是什么意思,有的询问其他老艺人的近况,还有的向陈老索要签名。凡陈老知道的或能做到的,他都一一满足。难怪一些观众说:陈老一点没有架子,和蔼可亲,真像邻居老爷爷。
  谈到创新,陈希安说:评弹既要继承传统艺术的优点,又要立足创新,在剧中加入时代的新元素,使这一艺术形式适合现代观众的需求,更有看头。最近上海评弹团在排练《一代外交家顾维钧》,就加入了不少现代元素,很好嘛。高博文和苏州评弹学校的女演员们,在2016春晚演出的《山水中国美》,人美景美服饰美唱腔美,仿佛是一幅优美的江南风景画,也是一种创新的尝试,值得赞赏。
  陈希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时随地关注着中国评弹的质量与发展。打开电视机,陈老最爱看的节目是评弹,开篇、中篇、长篇他都看。在观赏中发现有的演员演唱时中气不足,唱得不够圆润或者咬字不够准确,他都会打电话给他们,提出自己的中肯意见。陈希安认为:评弹这门艺术,尤其需要互相切磋、取长补短,我们老一辈艺人要毫无保留地提出自己的看法,供年轻人参考。平时他还与苏州评弹团创作室、常熟曲艺家协会保持联系,从交流中获取营养,扩大视野。陈希安说:评弹艺术是中华传统文化一部分,是一朵奇葩,经历过曲折。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是评弹的黄金时期,后来萎缩过,现今又崛起。我们要珍惜这一大好局面,奋发努力,不断加油,去迎接评弹更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