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窖

2019-03-12    作者:赵长春

  

    霜降后,红薯出地,开始下窖。
  那个年代,红薯是主食,一时吃不完,怕冷怕冻,得窖藏,如宝贝。所以那时候,农家都有自己的红薯窖,就在院子内外,或者村口的高坡上。
  红薯窖得挖,是个技术活,也算一行,每村都有这样的高手。选好地方后,放炮,洒酒,开挖。窖口圆,井口大小;向下直挖两三米后,扩大范围。窖底也是圆形,直径超窖口两三倍;挖成后的红薯窖,容积可达七八平方米,形如葫芦。就可以下窖藏红薯了。从地里挖回的红薯下窖前,得挑选一番。光滑,无虫眼,不破皮,更不能有烂块的。这样的红薯才可以下窖。
  不过,还得有一个步骤:清扫窖底。多在头天,打开小半年不用的红薯窖,通风。第二天,先把点着的油灯吊下去,若是油灯在窖底不熄,说明氧气可以了,大人就下去,把旧土、碎树叶清扫了,铺垫一层细沙,洒上清水,敞开窖口,继续晾。等待半下午,红薯从地里拉回来,就可以下窖。红薯下窖,多得二三人。一人从架子车上挑拣红薯,装篮;一人将装好红薯的篮子续进窖底;一人在窖底接应,轻 轻倒红薯,从窖边向窖中心堆放。效率快的话,得两个篮子循环。刚开始,多是自家孩子在窖底,接着篮子后,倒出红薯,偎着窖底边沿。大约一两架子车后,大人下窖,沿着窖底中心,向四周整理红薯,一层一层,摆出一个圆周来,与窖口大小正对;如此,规矩,更节省地方,可以另盛放白菜、萝卜啥的。
  红薯如此下窖后,窖口敞上一两天,散发热气,以免“烧窖”,就可用旧磨盘、石板盖上。用石板的,另用石块支起一侧,留下出气口。旧磨盘上有眼,刚好用作出气口。
  如此,算完成一件大事。风来也罢,雪飘也罢,红薯安稳窖中,仿佛继续地下的睡眠。这样存放的红薯 ,更好吃,更甜,更面。吃的时候,就可以下窖,将红薯取上去。这个步骤,故乡俗称“拾红薯”。
  下窖拾红薯,小孩子最能派上用场。印象中,父亲将绳子对折,搭在我的背部,绕过两腋;我抓牢绳子后,父亲一 用劲,把我提溜起,续进窖口,缓缓下窖。这个时候,多少有些害怕,我就闭上眼睛。脚触窖底,慢慢适应黑黢黢的环境后,才敢将绳子取下,让父亲续下篮子,我开始拾红薯。多是三四篮子,就够吃上一些日子。直到来年春天。
  那时候,红薯是大半年的粮食!红薯因此而金贵,如此窖藏,还防有人偷去。有年春节前,好几家窖在村口的红薯被偷,那几家饥荒了一些日子。谁家拾红薯,就装上半篮子,让孩子送去。乡里乡亲,都不容易,互相照应的温暖,就是几个红薯。
  还有一件事情值得一记。村上有光棍汉兄弟二人,每到红薯下窖,或者拾红薯的时候,就有些犯难。其中一个就邀请小孩子们去帮忙,也不让你白帮,会给你一两毛钱,或者几粒糖。另一个,脾气古怪,在邻近窖口的树上拴一绳,将架子车上的红薯挑选进篮子,装满后,续进窖底;自己再顺绳下窖 ,倒好红薯,再缘绳而上,再装红薯……如此反复,咬住嘴唇,一个人上上下下,目光中满是沉稳。写出这些,是在街口又看见了红薯。卖红薯的人,很老,站在风雪中,我就赶紧买了一袋子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