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心细小

2019-03-19    作者:辛旭光

  

    晓得我下午要去开同学会的筹备会,妻脸色不太自然,问:“初恋情人来吗?”我说:“又瞎讲了,人家从来没有承认过 。”
  妻给我布置了一大堆家务——地脚线要扫,所有的门要擦,两个浴缸要洗,马赛克瓷砖要补,玻璃窗要擦……还有零零星星的琐事。她就是不爽,这是她的惯用伎俩。
  所谓的初恋情人,是三十年前我自己坦白的事,这成了妻的牵狗绳,需要时就抽一下。那天,我早早起来,快速把活干完。伊无话可说,又让我把洗好的衣服送到楼上阳台。刚下楼,又命我把晒干的衣服收起来,上上下下跑了三趟。呵呵,一个人耍小心眼的时候,会堵住所有的理智。奈何!当丈夫没点形而上的觉悟,是活不了的。
  吃了中饭,伊抢先发声音:“帮我换新被套。”又耗费了半个钟头。
  临出门,我想找那双有英伦范的马丁靴,悄悄地在大橱中翻鞋盒。一家三口的鞋混在一起 ,根本找不到。伊听到动静,撑着腰站在一边,问:“找什么?”“马丁靴。”伊狡黠地一笑,吩咐:“把我的手机拿来。”伊打开手机照片库,刷了几下,指着一个蓝色盒子。原来,换季的鞋装盒之前,伊都用手机拍过。哎呀,女人的心,一旦细起来,男人永远想象不出。
  妻此时的委屈,我能理解。当年娶她的时候,我跟全国人民一样穷,无房无钱,一介中学老师。妈妈为我上门去提亲 ,只拿了一个400元的红包,那是我们家一年的积蓄,婚房是老职工套出来的单间套。还好,当年,还不时兴钻石戒指,但少一个结婚戒指,还是一直被她牵头皮。现在,钱都在伊手里管着,也买得起钻石戒指了,但伊说不买。
  从小,她家就蛮殷实,没穿过有补丁的衣服,习惯每天吃水果。而在我的记忆里,我三十岁以前没有独自吃过一只苹果。我家孩子多,父亲中道去世,让四个孩子都吃饱饭,母亲都很吃力,难得有点水果都是分着吃的。我每次到岳丈家,都是伊抢着削皮帮我藏拙。娶她的那天,我就发誓——“跟我过日脚,每天拨伊吃一只水果。”那可是上世纪80年代,几乎人人都是低工资。后来,我发现伊特别喜欢吃甜芦粟,这倒好办,不费钱,就是要到自由市场去找。城市化以后,种甜芦粟的农民太少,只能到很远的地方寻觅。后来,我与农民混熟了,加了微信,他们带出来,我就去买。我家冰箱里,甜芦粟从不断货。
  三十年的相守,每对夫妻都会有审美疲劳,有个同学会之约,是最好的借口,有如飞出牢笼。伊身体一向搭僵,近来一直在调理,每天两顿中药,一定要自己亲手煎,而且必须掐着时辰服用,可能和伊做过会计有关吧。平时,她把家里各类理财产品、到期时间弄得煞清;各类电器说明书、发票分门别类装在文件夹里。我早就知道,第一次约会看电影的票根,伊都留着。难怪伊的白头发比我多些。想到此,伊今天的惩罚,我欣然接受,因为男人是用来担当的 。女人是用来宝贝的。
  出门前,伊坚持要先完成晚上的散步,伊说浑身疼,缺钙严重,与我对了对眼说:“我缩小了。”天真得有点像谈恋爱的时候。伊一向怪我身高没有超过1米70。我马上回答:“没有没有,现在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