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矿”

2019-04-16    作者:姚育明

  

    我们一行人在尼泊尔的街巷穿行,被路边的一个摊位吸引住了,摊贩是个上了年岁的女人,红边白衣,肥大的蓝色裤腿飘逸得像舞台装。她脚前铺着一块塑料布,上面堆着大小不同形态各异的彩色结晶,淡橘黄、淡褐色、淡粉红、淡天蓝……五彩缤纷。
  我们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一个英语流利的同伴上前和摊贩打了个招呼,问了几句什么,随后,她回过头,激动地告诉我们:“是水晶矿嗳!”
  摊位立即被包围了,大家抢着挑选,中文英文混成一片。领队小张催大家快走,没人理会。我看了一会,也被这热烈的氛围感染了。
  我挤了上去,因为站的位置不佳,无法细心挑选,好在我一眼看中一块半透明的白水晶矿,本色,朴素,像一把无腿的靠背椅。家里有铜质小佛像,用它做基座岂不妙哉?
  摊主看了下我举向她的白水晶“靠背椅”,说,一千元尼泊尔币,按照当时的汇率换算,相当于人民币75元。
  我试图还价,可她忙得脑袋乱转,不时应对着其他讨价还价的买主。我没了耐心,扔过一千尼币,退出了人群。
  我拿着“靠背椅”出来,等在路边的小张接过去掂了掂,说,水晶石有这么轻吗?
  怀疑归怀疑,大家兴奋依旧,有的说,回国后把它加工成手镯;有的说,要做成戒指;也有的说,就当装饰品放着。
  回国时,我怕放在托运行李中出意外,便放在随身带的小箱子里。结果,第一道检查关口,就被勒令取出来。他们问,这是什么。我留了个心眼,说,不知道是什么,是在尼泊尔买的,觉得好看,拿回去供佛的。
  检查员微笑着点点头,放了行。我松了口气。谁知,最后一道检查出问题了。这个检查员让我打开小箱子,掂了掂水晶矿的分量,又举到阳光下,歪着头查看。然后,给另一个检查员复查。那人也吃不准,又去找来第三个人。第三个检查员一脸严肃,把水晶矿放到鼻子跟前使劲地闻,还用手指拼命地抠,放到嘴里尝味。我暗暗祈祷,别抠了,抠一下,一块钱就没了。
  小张见我迟迟不跟上队伍,跑出来接我。见状,用流利的英语对他们说着什么,又不由分说从他们手里抓过“靠背椅”朝我箱子里一塞,“OK,OK,Thanks,Thanks!”想造成既成事实。谁知,那个尝味的检查员重新抢回水晶矿,对着小张一通哇啦哇啦。小张无奈地翻译给我听,意思是说,除非当场把它锯开,确定没问题,才可以带走。我不要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合上箱子,跟着小张就走。一路上忿忿然的——你们怎么连本国的水晶矿都怀疑啊?!
  回国不久,有人在微信群里大呼上当,说,这不是水晶矿,是盐块。不信,放到水里一试就知道了。
  那个最先和摊贩沟通的同伴恍然大悟,哎呀,我把水晶盐误解成水晶岩了。
  我深感庆幸。幸亏海关扣下了,那块白色的盐巴“靠背椅”,除了会腐蚀铜像,一无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