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师自通的“蛋雕”达人李亚非雕刻大量精美作品,令人啧啧称奇

最爱在脆薄蛋壳上精研“脆弱的艺术”

2017-09-14    作者:本报记者 程峰

  

    五角场广场上方的“巨型彩蛋”、被上港队用作主场的八万人体育场等知名地标如今都能被雕刻在仅有 0.3毫米厚度的鸡蛋壳上。这样的绝活儿出自一个普通的上海市民——居住在长宁区北新泾街道的李亚非。不到9个月的时间里,李亚非在鸡蛋、鹅蛋、鸵鸟蛋等蛋壳上“玩转”出了浅浮雕、阴雕、阳雕、透雕和镂空雕等多种雕刻手法,非凡的天赋与勤奋,使他成为了该领域名副其实的“达人”。
  
  
  
  上手就成功,深厚功底皆靠自学
  
  
  走进一间面积不大的阳光房,只见一张桌子上摆放着大量已是半成品或成品的蛋雕作品,桌子底下的工具箱里装着篆刻刀和电磨等制作工具,这就是李亚非的蛋雕工作室。仔细一看,这间工作室虽“内容丰富”,却没有空调设备,炎热的夏季,李亚非几乎每天早晨 5点到10点间都在此进行艺术创作 。
  窗外知了鸣叫,窗内,54岁的李亚非戴上眼镜,仔细端详着一枚蛋壳。看了下自己此前用铅笔勾勒出的雕刻线条后,他拿起篆刻刀开始加工。看着他熟练的刀法,很少有人能想到,他其实是从今年1月起才接触到这门“细微之处见真章”的雕刻艺术。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李亚非津津乐道。当时,他的一位朋友给他送来了庆祝孙子出生的喜蛋,他发现这蛋壳上印的花纹特别雅致,突然对此背后的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便立即上网查找相关资料。谁知在寻找资料的过程中,他竟偶然看到了关于蛋雕艺术的介绍,借助浮雕、阴雕、阳雕、透雕、镂空雕等雕刻手法,有人将各种飞禽类蛋壳变成了精致的雕刻艺术品。李亚非在初中时就自学过篆刻,“艺术都是相通的,加上自己早年还喜爱摄影、绘画和书法等艺术,所以感觉尝试蛋雕创作对我来说并非不可能的事。”
  “长年的篆刻实践让我知道下手时如何控制好力度的轻重。凭着以前积累下来的美术创作技能,我先用水毛笔和铅笔在蛋壳上绘出雕刻线条,然后再动刀”,谈及第一次尝试蛋雕创作的动机,李亚非如是说。那时,刚买到雕刻工具的他便在一枚小鸡蛋上“创作”了起来,经过3小时的努力,一个“福”字成功“现身”。他的爱人对此大加称赞,并支持他将阳台改建成蛋雕工作室。李亚非了解到虽然全国范围内的确有一些人在从事相关创作,但其中技艺精湛的只有30位左右,这使他进一步坚定了继承和创新蛋雕艺术的决心。
  从此,李亚非去市场上挑选鸡蛋的方法也变了。原来,颜色深一些的普通洋鸡蛋更适合用作蛋雕的原材料。这使得他每次总要在一堆洋鸡蛋里精挑细选,至于自己吃的土鸡蛋反倒“敷衍了事”,此举一度令周围人感到十分诧异。由于创作题材众多,李亚非也使用鹅蛋进行创作。相比鸡蛋,蛋雕对鹅蛋的材质要求更苛刻,李亚非经过多方寻觅,方才找到一家合适的店铺,这家店出售的鹅蛋是由中午吃草饲料的鹅所生。除了原材料和雕刻工具外,李亚非还买来了医用针头,将其插进洋鸡蛋里打气,然后借助气压差将鸡蛋液挤压出来。“我已记不清买过多少用于浸泡蛋壳的消毒液和泡腾片了。”李亚非笑着说。
  
  
  
  一蛋胜过一蛋,雕刻手法步步升级
  
  
  和很多常见的艺术门类不同,蛋雕是小众艺术,所以无教学班可读,即便能找到这一领域的“大师级”人物,对方往往也会“留一手”。也就是说,要想在蛋雕艺术上深耕下去,全得靠自己摸着石头过河,但李亚非还是决心一步一步提高技艺。
  第一次雕刻成功后,李亚非又接连运用浮雕、阴雕和阳雕等手法进行创作,但他并不满足于此,镂空雕成了他近期钻研的重中之重。和其他雕刻材料不同的是,鸡蛋和鹅蛋不仅分别只有 0.3和0.4毫米的厚度,而且又轻又脆,肉眼又无法观察蛋壳内部的情况,只能小心翼翼地用刀刮下去,所以创作过程中只要稍不留神,蛋壳就会被弄破,甚至有时一些图案极其复杂的作品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也会因为一次手抖而导致前功尽弃。
  “蛋雕是脆弱的艺术,是落刀无悔的,这蛋壳也是‘不成功便成仁’。就算是用浅浮雕手法去雕一朵花,也很容易因用力稍猛而把蛋壳雕穿,更别说镂空雕了”,随着创作作品的难度不断提升,李亚非开始放慢了创作的速度,从原本一天创作一件浅浮雕作品到每三天创作一件阳雕作品,再到如今大约十天左右创作一件镂空雕作品,日益讲究精益求精。如今李亚非的镂空雕刻手法已经娴熟许多,成功率也达到了98%。1.5至1.7毫米厚且大于前两种飞禽蛋的鸵鸟蛋也成了他的加工对象,他以整个鸵鸟蛋蛋壳为创作材料的作品也已雕了两件。
  在创作形式上,李亚非十分讲究创新。他用鹅蛋壳雕过一个可转动的“地球”,其蛋身上是一幅雕刻得精致准确的世界地图,他还用鸵鸟蛋壳雕刻了有镂空字母的底座,两者合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地球仪”。
  在李亚非感到满意的蛋雕作品中,有一组名为“梅兰竹菊”,其一面是四个不同的汉字,另一面则是这四种植物的艺术形象,这上面不乏特别细的线条 。以“竹”为例,李亚非在竹叶和竹枝上也刻画出线条,在方寸之间把竹所特有的骨感美表现得淋漓尽致。无论远看还是近看,这组作品都好似一幅幅立体的国画作品。令人意外的是,如今摆放在家中橱柜里的这组作品已是李亚非第4回创作这一主题,前3回雕刻的12件作品都被他送人了,他认为自己在这组作品上还有更大的创作提升空间。
  
  
  
  一心追求艺境,期盼有所传承
  
  
  随着创作技艺的不断提高,李亚非的创作题材也从常见的山水人物延伸到现代建筑和艺术象征物等 。
  一个多月前,李亚非有了构思创作五角场广场上方“巨型彩蛋”和八万人体育场等“上海十景”的计划,他想用蛋雕艺术勾勒上海的美丽景点。为此,他多次前往这些景点观察其建筑外观。在雕刻八万人体育场时,李亚非还尝试在已用镂空雕手法雕出的线条上再作加工,也就是在这些细线条上再用浮雕手法增加立体感,其蛋身上雕出的体育场顶棚、外立面和观众入口处的每根线条皆是如此。在其背面一侧的蛋身上,李亚非雕刻了奥运五环标志。在创作“五角场彩蛋”的蛋雕作品时,李亚非根据真实场景运用镂空雕和浮雕相间的手法,把真实“彩蛋”的外立面特点给雕了出来,创作完成后,他将这件作品置于一个带灯底座上,颇有情趣。
  “接下来,我还要创作东方明珠和外白渡桥等景点”,李亚非说。不过,他已不满足自己目前的创作灵感,正打算与爱人一同赴敦煌观察古人的浮雕技法,打算从中获得更多创作灵感 。
  回首这9个月的创作经历,李亚非感慨道:“和不少艺术门类不同的是,蛋雕成本相对较低,它是绝大多数人都能玩得起的。我希望这门艺术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也希望将它的美分享给更多人,让它也能像那些大众艺术门类一样被更好地传承下去。”